<optgroup id="111sl"><li id="111sl"></li></optgroup>

    <sub id="111sl"><sup id="111sl"></sup></sub><track id="111sl"><em id="111sl"></em></track>
  • <ol id="111sl"><output id="111sl"></output></ol>
  • 手機閱讀也是閱讀的一種重要形式

    世界讀書日前夕,中國國家圖書館常務副館長陳力在武漢接受專訪時表示,中外公共圖書館的差距越來越小,數字時代下衍生的手機閱讀,也是閱讀的一種重要形式。

    陳力透露,近年來,國家圖書館到館人數和網絡服務數量都在增加。到館人數保持在400多萬人次,其中半數以上為高校學生,其余為機關干部、公務員、普通市民等。2015年,國家圖書館網絡點擊數量超過14.5億人次,超越上年12億人次。這一統計數據還不包括微信公眾號、“掌上國圖”客戶端等新媒體用戶點擊量。

    談及中外公共圖書館的差異,陳力認為,中國現代圖書館和國外圖書館的差距越來越小,尤其在現代服務、經費投入、館舍建筑等方面,基本和國外持平。這相較于十年、二十年前的情形大為改觀。

    中國公共圖書館事業正在上升通道中,而由于經濟不景氣,歐美公共圖書館一部分走在平穩發展期,一部分已經走下坡路,甚至倒閉。

    陳力也坦言,服務不均等是中國公共圖書館發展的最大問題,圖書館優質資源主要集中在大中城市,對于中國西部地區,對于農村人口、特殊人群等恐怕還有欠缺。“好的地方不比國外差,差的地方問題比較大。”

    “我不認為看手機就不是閱讀。”陳力說,面臨數字時代的沖擊,人們對閱讀需要進行重新定位。現在的很多統計數據是基于紙本閱讀的統計,其實人們的閱讀行為早已發生變化,不僅可以通過紙本來閱讀,也可以通過電腦、手機以及其他媒體進行閱讀。

    “實體書店的關閉和改行是世界性現象,并未中國才有,國外更是如此。我并沒看到實體書店的倒閉和全民閱讀之間有什么因果關系。”陳力說,越來越多的讀者通過網絡購買圖書,或者閱讀電子書,它使得閱讀更加方便、更加快捷、更加經濟,這是好事。

    2016年,“倡導全民閱讀”連續第三年被寫入中國政府工作報告。陳力認為,對于中國人均閱讀更加方便、更加快捷、更加經濟,這是好事。

    2016年,“倡導全民閱讀”連續第三年被寫入中國政府工作報告。陳力認為,對于中國人均閱讀量的問題,需要社會各方加以引導和鼓勵,而不是一味的批判。

    极速影院